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近几年,随着美国经济的恶化,美国民众依赖政府救助的人数增长迅速。据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报告,大约将近1亿美国民众通过政府的健康保险、退休和残障、住房以及教育等项目,收到美国政府不同程度的救助。其人数大体占到美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一个重要的变化是:政府救济对象已由过去的低收入户,不断地扩大到中产阶级的行列。政府在不断增加这类支出的同时,而纳税人的数量却在减少。将近50%的美国人现在已经不缴纳个人所得税。一个严峻的事实是,这样的趋势能维持多久?

 

美国最大的两个福利计划——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其新增领取人数大大超过了美国的新增就业人口。在2011年,超过一百万美国人成为政府医疗保险的新受益者,领取社会保险的数量新增130万人。两项合计230万人。然而,同期除农业部门以外的新增就业人口才180万人。这种趋势仍然在继续。从今年年初到七月份,农业部门以外的新增就业人口增加105.9万人,但领取医疗保险和社安保险的新增人口却增加了125万人。

 

截止到2010年,美国家庭从不同渠道得到联邦政府资助的总数大约已占到家庭总数的50%,而在1998年这个比例是38%。根据《纽约时报》一篇报道,在2000年时,联邦与州平均每一美元税收大约有37美分用于维持社安所涉及的各类支出;10年以后,一美元的税收用于这类支出已经上升到66美分。另据美国传统基金会研究,联邦每年用于社安、健保等各种人头费的支出已经占到总支出的70%,而在1962年同类支出的比例仅为28%。

 

近几年因经济增长减缓,加上婴儿潮时期的人员大量进入退休年龄,美国传统基金会预测:未来25年内,婴儿潮时期的人大约会有7700万人退休,他们将先后加入领取社保和联邦的医疗保健计划。即使暂不考虑欧巴马政府的全民医疗保健计划,这样的庞大负担恐怕也很难解决。如果再加上人口的增长,矛盾将更加突出。从2000年到2011年的11年间,美国净增人口3140万,达到3.128亿人。而同期新增就业机会寥寥无几的情况下,却新增加了1300万的依赖政府救助的人口。

 

福利大幅度增加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一些反对不断增加福利的人认为,这种政策不仅仅是单纯的社会财政负担问题,更为主要的是这种政策严重损害了美国人节俭、自我奋斗和自力更生等传统价值观,与美国梦背道而驰。根据美国参议院预算委员会的数据,从2000年到现在,美国领取食物卷的人口增加了264%,由2000年的1700万,增加到4500万。该委员会预测,未来十年内,仅仅食物券一项的支出就会达到8000亿美元。

 

现在的高失业率有经济衰退的原因,但也有结构上的种种问题。一方面,美国有2320万人失业或就业不足;另一方面,美国很多行业有大量的职位空缺却雇不到合适的人员。例如,农业劳动力缺口一直不小。即便加州这样的地方,在加强美墨边境控制以后,农业劳动力也产生了很大的缺口。根据美国电视网CNBC报道,美国西部种植业联盟预计,今年农业劳动力大约下降20%。致使很多农产品不能按时完成收获而造成一定的损失。很多美国人宁愿失业也不愿意从事这些农业劳动。有些需要一点熟练技巧的工作,即使每个小时的报酬在每小时$12~$18,仍然不能雇到足够的人员。农业劳动力紧缺不仅仅是加州的问题,其它州,例如华盛顿、俄勒冈以及乔治亚也有相同的问题。不仅仅农业,美国的制造业领域也缺乏具有一定技能的劳动力。

 

影响未来劳动力供给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人口的老龄化。婴儿潮时代的劳动力相继退休后,有些领域的紧缺还会加剧。从2000年到2011年,美国45岁以上的除农业以外的劳动力从4900万上升到6300万。到今年,婴儿潮的平均年龄已经57岁,平均每天有大约10,000人到达65岁。这个年龄人口的增多会立刻增加社保基金和医疗保健的支出。

 

美国民众依赖政府的程度不断提高的同时,但政府相应的可支配资源却在不断地减少。根据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研究报告称,美国家庭不付联邦个人所得税的比例在1984年为14.8%, 到2009年上升为49.5%。如果按人口推论,1984年有3480万人不付个人所得税,而2009年这个数字达到1.517亿人。

 

总之,美国民众依赖政府救助的程度在不断提高,而政府可以支配和动用的资源却在减少。这个矛盾在未来很多年内将制约着美国经济的增长,同时,更将成为华盛顿政治中长期争论的焦点问题。

注:本文已发表

话题:



0

推荐

李山泉

李山泉

5篇文章 1次访问 7年前更新

美国纽约奥本海默基金公司资深基金经理

文章
  • 个人分类
全部文章 5篇